神池上空,那五道狭长的剑意,如草叶一般纠缠。

宁奕屏住呼吸,收敛心神,全心全意操纵那五道剑意,汇拢合并。

“大焱,飘雪,玄杀,大衍,黄龙……”

双掌合十。

“合!”

在宁奕的掌控之下,五道剑意发出“啪嗒”一声,碰撞在一起,揉为一道纯粹的乳白色光华。

那道乳白色的光华,极其不稳定。

若是积攒了极其纯粹的火之剑意,水之剑意,土之剑意,木之剑意,金之剑意,此刻应该就会揉出传说中的“五行剑意”。

宁奕刻意选用了这五道剑意雏芽。

在自己的神池当中,没有一道剑意,是真正开始参悟,得到生长的。

宁奕从长陵借过这些剑意,只是单纯的好奇,想要亲自看一看,剑修的世界究竟有多大。

如今的剑意合在一起……会产生如何的变化?

初秋的赤裸凉意袭人

宁奕很是好奇。

“这五道剑意本就出自五行,因为剑走偏锋的缘故,造就了五位剑道星君,如今被我合流,会不会殊归同途……诞生出来的,就是‘五行’?”

剑意雏芽的拎出和糅合,并不算是修行,只能算是一种尝试,宁奕在自己的神池里,试着不耗费代价的,把诸多剑意糅合在一起,看看会产生何等奇妙的变化。

剑器近同样关注着神池上空那道不稳定的新生剑意。

两人的心念,都放在神池之上。

却没有发现,在神池的池水底,浓郁如墨的死气,向下沉浸,并没有浮出神池,更没有浸染池水,而是凝结在一起,悄无声息,缓慢滚动流淌。

骤然的光芒,从那道新生的剑意雏芽上迸发而出。

宁奕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喜色,他伸出一只手来,挡住面颊,劲风吹过,风平浪静之后,那缕糅合了“大焱”、“飘雪”、“玄杀”、“大衍”、“黄龙”的剑意,缓慢悬浮在他的面前。

“不是五行……”

剑器近的声音喃喃在神池上空响起。

“这又是什么剑意?”

宁奕伸出一根手指,触碰着那缕剑意,其上传来了一股温润而柔和的意念,原先剑君的意识已经冰雪消融,宁奕是这道剑意的新主人……指尖与剑意的触碰之下,他能够感到,这道剑意像是一抹虚无的混沌。

一缕神念扫过,剑器近将意念沉浸在这缕崭新剑意当中。

“我从未见过如此的剑意……似乎不在五行中,跳脱了这个世界的框架。”

剑器近喃喃开口。

宁奕抬起头来,眼神里带着一丝惘然。

五行,金木水火土,构造了这个世界,这缕剑气当中的确不蕴含五行气息,五条道路走到极致之后的融合产物。

“我只觉得……”剑器近回想着自己神念与这缕剑意的接触,缓慢说道:“它很重,像是一个世界那么沉重。”

“我却觉得它很轻。”宁奕笑道:“仔细去看,就像是天地初开时候的一缕混沌。”

剑器近的泥塑石片簌簌掉落,他身上的泥浆,在神性的蕴养之下,缓慢脱落,看样子神魂这几日休养的不错。

“这道剑意,就像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未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他微笑说道:“踏入长陵,能够有此收获,很值得。”

宁奕笑了笑,退出内视状态。

庭院里,原本一直盘膝坐着的黑袍身影,忽然站起身来。

那柄横在膝前的细雪油纸伞,悬浮而起,被宁奕一把抓住。

那缕剑意附加在细雪之上。

宁奕轻描淡写一剑递斩而出。

剑意沸腾,犹如龙脊一般节节传递,到了剑尖,并没有如宁奕所想的那样,如一条巨龙般吞噬眼前的那棵枣树。“”

剑尖之处,像是点了一根残烛,幽幽吹灭。

宁奕眉尖挑了挑。

这是自己的崭新剑意?

坐在青花梨木桌临摹的裴烦,抬起头来,忍不住笑出声来。

宁奕皱起眉头,坐下身子。

是自己的剑意还不够?

他重新以一抹神念回归神池,拽出自己神池扎根的“浮萍剑意”,二话不说,揉入原始的乳白色剑意之中。

睁眼。

再一度递剑。

这一剑的剑气,有了一丝微弱的提升。

宁奕的神情有些恍悟,他默默咀嚼着这道原始剑气的意境……一旦心神陷入其中,就像是乘风而起,只不过周身一片混沌,浮萍剑意的揉入之中,让这个世界变得稍微不再一样。

这就像是……一个崭新的,剑之世界。

从内视当中退出来。

宁奕的神情有些复杂。

他没有想过,自己的剑意居然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剑器近前辈,曾经觉得这道剑意很沉。

因为它有着揉入无数其他剑意的可能性。

“天空,大地,风,雪,雨,烈日……这的确像是一个世界。”宁奕坐在院子里,他低下头来,看着那柄细雪,喃喃说道:“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更多的规矩……因为我就是规矩的创定者。”

宁奕的眼神里,那抹光芒越发明亮。

这不正是他所渴求的吗?

“我要把神池里的剑意雏芽,都揉到这道原始剑意里……”

……

……

接下来的日子里,宁奕几乎是以一种不眠不休的状态,沉浸在心湖之中,神池池水里扎根的剑意,一缕一缕被他拔起,那道乳白色的原始剑意,不断吸纳其他剑意雏芽,不断壮大自身。

宁奕称这道悬浮在神池上空的剑意,为“万化剑意”。

万化之意,乃是指万事万物,诸多变化,同样蕴含诸多造化。

这道剑意如今只是雏芽,若是附加在细雪的剑身之上……宁奕还没有试过威力,但是他可以想象,一道自成世界的剑意,从未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剑器近前辈说它沉。

那么……它一定很沉。

至于有多沉,宁奕心里也很想知道。

琴君对他说,那些东境的大修行者若是参悟完了长陵的意境,恐怕会来府邸寻他麻烦。

退出修行状态的宁奕,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神性入髓之后,他的呼吸变得绵延,吐气如龙,云雾缭绕。

他内视一番,五脏肺腑,莹莹发光,状态极好。

“很好,我等你们前来。”

宁奕活动筋骨,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炒豆子的声音。

夜色已深,丫头休息了。

府邸里安静至极。

宁奕推开自己的房门,动作轻柔,上了床榻,神魂疲倦的缘故,很快就沉沉睡去。

神池池面风平浪静。

神池池底不太平。

死气如墨,浓郁不可化散,凝聚出一条盘踞蛟龙,于黑暗之中,徐徐睁开双眼。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