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正午,秦笑笑和三宝在村口跟小小伙伴们分开,背着小半篓甜根带着大黄和咩咩蹦蹦跳跳的往家里走去。

看到停留在自家门口的大马车,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鲤哥哥,立马拉着三宝的手迫不及待的冲进院子里,结果只看到大布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根本不见鲤哥哥的影子。

得知鲤哥哥忙于课业没空过来,但是很记挂自己特意让大布叔叔送来生辰礼,秦笑笑失落的心情才好了不少。

大布将秦笑笑一连串的反应看在眼里,暗道自家公子对小丫头误会太深,总觉得小丫头不长心会忘记他。等回到京城,他定要好好跟公子说一说,让公子放心。

秦笑笑不知道她心心恋恋的鲤哥哥看穿她的本性,看到满满六箱子礼物她高兴坏了。经林秋娘点头后,她一一打开看了一番。

在看到笔墨纸砚和书籍时,第一反应就是鲤哥哥真是个大好人,表面上对大哥哥二哥哥爱答不理,心里却记挂着他们,送来了能用上的东西。

听娘亲说这些东西也是送给她的,让她以后好好跟大哥哥二哥哥学文识字后,小丫头瞬间不觉得鲤哥哥是大好人了,简直是大哥哥故事里的大恶人,专门欺负她这样的小可怜。

虽然笔墨纸砚和书籍让自以为不需要的小丫头很烦恼,但是景珩的心意她能感受到。

在大布问她有没有什么话要他带给景珩的时候,她真真切切的表达出自己的思念:“我记住我说的话,鲤哥哥也要记住自己说的话,我在家里等鲤哥哥来!”

大布和他的同伴借口赶路,婉拒了秦家人留饭的好意,带着秦笑笑捎给景珩的话离开了秦家。在他们走后没多久,秦家又来了一位客人——周宝儿。

“几个月没有见到笑笑,我这心里挂念的很,正好今儿个是她的生辰,就忍不住过来看看她。”想到自己的到来可能会打搅到秦家,周宝儿很不好意思的拿出送给秦笑笑的生辰礼。

“这话就见外了,你能记得这丫头的生辰,大老远的跑来看她,就是她的福分。”林秋娘客气了一番,见周宝儿送的是两双小鞋子,顺势夸她好手艺便收了起来。

周末无聊自娱自乐的可爱小女生

周宝儿是为秦笑笑而来,见小丫头站在不远处不肯亲近自己,她故作伤心道:“才几个月不见,笑笑就把小姨忘了……唉,是小姨不对,没有早早过来看你。”

自从跟刘家撕破脸,不认刘大勇这个亲爹,周宝儿跟秦家的关系就变得尴尬起来。为方便往来,她称林秋娘为“姐姐”,在秦笑笑这里就从周表姨变成了周小姨。

秦笑笑的脚上还踩着周宝儿做的鞋子呢,不会真像景珩认为的那样不长心。就是几个月不见周宝儿生疏了不少,让她一时没法儿像之前那般跟她亲近。

此时听到周宝儿饱含幽怨的话,小丫头顾不得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没良心,猛地扑到周宝儿的身上撒娇:“没有,我没有忘记小姨~是小姨变得更漂亮了,我怕吓到小姨~”

这话逗的众人哈哈大笑,周宝儿也笑成了一朵花,点着她的额头笑道:“这嘴儿越来越甜,定是天天吃蜜喂甜的。”

秦笑笑听不出这是玩笑话,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小姨,我没有天天吃蜜,是刚才吃甜根了,我和三宝挖了好多好多甜根,可甜可甜了。”

众人再次哄笑,揉着她的小脑瓜说她傻。

秦笑笑不明白大人们的笑点,嘟了嘟嘴陪周宝儿说话,渐渐地生疏感没有了,张口小姨闭口小姨的喊。这股像是把人放在心里的亲热劲儿,惹得周宝儿抱着她不肯撒手。

小孩子玩心重,跟周宝儿玩了片刻,秦笑笑就待不住了,从周宝儿的膝头下来,跟三宝一人抓了一把被洗的白白嫩嫩的甜根,就带着大黄跑出去玩了。

周宝儿坐了一会儿,见苗老太摘菜洗菜准备午饭,就提出要走,被林秋娘留了下来:“这天儿早着呢,吃完饭再走也不迟,哪能让你饿着肚子回去。”

“不了秋姐,我跟小姨说好回家吃午饭,要没有赶回去她该担心了。”周宝儿没想留在秦家吃午饭,也确实跟小周氏约好了,便婉拒了林秋娘的好意。

“你是打你小姨家过来的?这也没啥,你没按时回去,你小姨能猜到我们留饭了。”林秋娘没有多想,以为周宝儿回来看望小周氏,硬是拉着她让她吃完饭再走。

“秋姐,下次吧,下次我一定不跟你客气。”除了送给秦笑笑的两双小鞋子,周宝儿算是两手空空过来的,她不好意思留在秦家吃饭,打定主意要回去。

出来倒洗菜水的苗老太听见这话,放下水盆子劝道:“你大老远的过来给笑笑送生辰礼,就这么让你空着肚子回去,传出去外人该骂我秦家没礼数。”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宝儿只好留了下来,对苗老太说了声叨扰。

离饭熟还有一段时间,秦老爷子父子仨还在秧苗田里忙活没有回来,林秋娘就一边打草绳一边同周宝儿聊天。

只是聊着聊着,林秋娘就从周宝儿的话里察觉出不对劲来:周宝儿似乎跟孟家起了矛盾,这阵子一直住在小周氏家里。

她对坚韧有手腕的周宝儿很有好感,有心问一问,又怕另一端打草绳的赵草儿乱打听,便不好说什么了。

两人能聊的话题不多,东拉西扯之下就聊到了刘家头上。

得知刘大勇和小苗氏还没有死心,这几个月里时不时上门闹一场,连累的孟家惹了不少闲话,林秋娘隐隐猜到周宝儿待在小周氏家里的原因,对她不禁愈发同情。

“呸,有这种见不得闺女好的爹,还真不如没有!”赵草儿对周宝儿的遭遇也很同情,给她出了个不是主意的主意:“让他们这样闹下去,你在婆家的日子也艰难,不如就把卖地卖房的钱分他们一点,就当买个清静。”

周宝儿把周家的房子田地卖掉,就是不想让刘家占到任何便宜,怎么可能讨钱买清静。知道赵草儿出自一番好意,她没有嫌弃主意馊,淡淡的说道:“他们蹦跶不了多久,过阵子就会消停下来。”

赵草儿好奇心重,急忙问道:“周妹子是不是有对付他们的好法子?能说说不?”

周宝儿并不想说,露出一副艳羡的神情:“二嫂子跟娘家关系和睦,在婆家的日子也顺心如意,这种法子着实用不上,我就不说出来,省得污了二嫂子的耳儿。”

“哎呀,哪有周妹子说的这么好!”赵草儿心里得意的不行,又怕显露出来招人厌,就忍住笑安慰周宝儿:“这日子嘛,不都是慢慢熬过来的,熬着熬着就好了。要我看呐,周妹子是个有福气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周草儿摇头苦笑,似乎对今后的日子不抱希望了。

赵草儿也不好意思追问下去,主动说起了别的,让周宝儿别去想那些糟心人糟心事。

看着被周宝儿带着跑的妯娌,林秋娘忍不住想笑,又觉得赵草儿这样极好。要是换个心窄心眼却多的,她才有苦恼这妯娌关系该咋处。

饭快熟的时候,秦老爷子等人从田里回来了,还捉回了玩的不想回家吃法的秦笑笑和三宝。

秦笑笑这个小可怜,一路被秦山“逼问”是怎么跟驴蛋儿打架的。原来就这一上午的工夫,她跟驴蛋儿打架的事,被人当作稀奇事传开了,很多人不相信秦家乖巧懂事的小孙女会跟人打架。

秦家爷仨也不敢相信,在回来的路上抓到秦笑笑,亲耳听到她跟驴蛋儿怎么起冲突,驴蛋儿的屁股又是怎么手上后,终于相信他们家的小丫头跟兔子一样,急起来也是会咬人的。

对此,爷仨没有生气,认为小丫头不该动手。就是秦山这个爹太不着调,竟然传授闺女把人打疼,又不会留下伤疤的技巧。

更不着调的是,秦老爷子和秦川不仅没有没有阻止,自个儿还听的津津有味,顺道指出秦山传授技巧中的不足,让秦笑笑别跟着学错了。

回到家后,看到屋子里摆着的六口箱子,知道这些是景珩派人送给秦笑笑的生辰礼,秦老爷子没有说什么,直接让秦山把箱子搬回房里。

倒是周宝儿的到来,让秦老爷子有些意外,以为她会借机提认干亲的事。不过直到吃完饭,林秋娘出门送周宝儿,也没有听她说半句认干亲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林秋娘才怀着心事回到房里,发现闺女已经睡下了,丈夫在整理箱子里的东西,就轻手轻脚走过来一起收拾。

“送个人花了小半个时辰,你这是把人送到家了吧?”秦山看出媳妇儿心情不好,就开了个玩笑逗她开心。

林秋娘笑不出来,长长地叹了口气:“刘大勇和小苗氏太能作了,眼看着宝儿就要过上好日子,又快给他们作没了。”

秦山对周宝儿和刘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不关心,只是见媳妇儿这么难受,就顺着她的话问道:“咋了,他们又干啥了?”

“还能搅和啥,为了周宝儿手上卖房卖地的银子,他们见天儿的上孟家闹腾,跟沾上身的蚂蟥一样撵都撵不走。”

林秋娘同情周宝儿,言语间对刘家人流露出深深地痛恨:“就为这事儿,孟家对宝儿很不满,宝儿也不想连累的孟家名声扫地,就赁了个屋子偷偷搬出来一个人住。”

秦山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吃惊过后点了点头:“确实不像话!”

林秋娘想的就更多了:“刘家不消停,周宝儿就回不了孟家,她又是孟家的媳妇,哪能一直住在外面,到时候让街坊四邻知道了,指不定会说啥。”

秦山安慰道:“你不是常夸周宝儿聪明,她走这一步肯定会先想好下一步。反正事情都这样了,你替她着急也没用。再说咱们闺女祝福过周宝儿,没准儿熬过这一段儿日子就好了。”

林秋娘知道丈夫说的在理,就是心里始终不得劲:“这世道对女儿家终究太苛刻了……”

要是孟家不堪刘家的纠缠休掉周宝儿,周宝儿的名声又坏了,以后哪能找到什么好人家。同为女人,她太理解周宝儿所面临的困境了。

看着熟睡的闺女,她又忍不住庆幸:“幸好笑笑落到咱们家,不会让她受这样的苦楚。等她到了招夫婿的年纪,咱们就给她谋个喜欢的能一心一意对她好的,这样他们夫妻和美才有好日子过。”

话题跨度太大,秦山的脑子差点没接上。只是听到“夫婿”两个字,他每一根汗毛都透着郁闷:“咱们笑笑这么小,你也能想到招夫婿。反正她会一直在咱们跟前,谁敢欺负她我就劈死谁!”

林秋娘哪能听不出丈夫话里的酸味,忍不住笑道:“这上门夫婿还没影儿,你就醋上了。真等到这么一天,我看这酸味儿能把整个村子泡酸了。”

秦山哼道:“别光顾着笑话我,到了那一天指不定你比我还酸。”

林秋娘闻言,顺着他的话如此这般的想象了一番。果然,她自己也受不住,脸上没了笑容。

“哈哈——”秦山不客气的嘲笑子自家媳妇儿,至于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林秋娘瞪了他一眼,自己也跟着笑了,笑出了眼泪。

一旁的秦笑笑睡的香甜,压根不知道自家爹娘一番无端脑补,还把自己给补哭了。

大人有大人的喜怒哀乐,孩子也有孩子的喜怒哀乐。秦笑笑的喜怒哀乐,则跟吃喝玩乐息息相关。只要吃好喝好玩好,就没有什么能让她忧愁了。

可是就在她带着三宝大黄和咩咩漫山遍野的疯玩,每天喜乐无忧的时候,早就被她遗忘到旮旯里的驴蛋儿屁股烂了。导致他烂屁股的原因,就是半个月前被石头扎的那个洞。

弄出那个洞的“罪魁祸首”,整个村子都知道,是老秦家的小孙女秦笑笑!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