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山半山腰,武家庄园之内。

吴哲一大早就醒了过来,拖着浑身酸痛的身体,从天竹院出来,一路悄悄回到他之前居住的房屋前,敲门道:“振兴、未平,快给我开门。”

黄振兴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简单穿上衣服去开门后,看到吴哲脸颊高高肿起,眼角乌青一片的样子,不由吓了一大跳,一边让吴哲进去,一边问道:“吴少,你这幅尊容是什么情况,怎么在天竹院睡了一觉,变成这个样子了?”

“别提了,昨天运气不好,去山上散步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虽然本少修为高深,周身有罡气护体,可还是摔成了这幅惨样,唉,丢人,真是丢人。”

吴哲一脸的气愤。

开玩笑,他昨晚平白无故被人打了一顿的事情,说出来更加丢人,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在山上摔了一跤?”

黄振兴和施未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狐疑,他俩好歹也是世俗社会中中医世家的传人,跌伤和挨揍伤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吴哲身上的伤势,怎么看都是被人打出来的。

吴哲顿时瞪了他们两人一眼,道:“怎么,你们不信本少的话?”

黄振兴和施未平立即噤若寒蝉,连连点头表示相信。

接着,黄振兴好奇问道:“吴少,既然你昨晚住在天竹院,那陈飞宇呢?”

“我怎么知道陈飞宇在哪里?”

昨日是夏天明天是冬天

吴哲翻翻白眼,想起陈飞宇,便得意洋洋起来,道:“昨晚我去天竹院后,二话不说就把陈飞宇给赶了出去,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一晚上都没回去,我也不知道陈飞宇去了哪里,不过陈飞宇中了‘玄阴穿肠丹’,昨晚肯定是痛得死去活来!”

他这番话半真半假,陈飞宇昨晚的确一晚都没回天竹院,不过并不是被他赶走的,而是陈飞宇早早就去了后山,并在后山待了一晚上。

当然,黄振兴和施未平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情,还以为吴哲说的是真的,连忙竖起大拇指,拍马屁道:“不愧是吴少,果然牛逼,陈飞宇这小子一天到晚傲来傲去的,就应该这样狠狠教训他一顿。”

“那是自然,在我吴少面前,根本没有陈飞宇装逼的空间。”

吴哲连连点头,接着道:“对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叮嘱你们,千万不能泄露出去。”

“吴少请说。”

黄振兴和施未平精神一振。

吴哲眼珠向门外瞅了一眼,确定没人后,才小声说道:“我这幅样子没脸见人,所以打算今天去山上避一天,等到晚上我再回来,如果姜梦和依菱她俩问起我去了哪里,你们就说我在武家遇到一位至交好友,被他拉去喝酒了,具体在什么位置你们也不清楚,知道了不?”

他这幅尊容,让姜梦和红依菱一看就能知道是被人揍的,他吴大少一世英名,不是都毁于一旦了?

那他在姜梦心目中的形象,无疑又降低了不少,所以才想去外面避一避,幸好随身带着药膏,希望经过一天一夜后,能大幅度消肿。

黄振兴和施未平连连点头应承下来,表示没问题。

吴哲这才放心下来,重新回到天竹院带上随身物品,悄悄向山上走去。

事实证明,吴哲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就在吴哲走后不久,洗漱完的姜梦就去了黄振兴等人的房间,皱眉问道:“吴哲呢,怎么不见他?”

她昨晚在天竹院听到一阵阵痛苦的喊声后,还以为是陈飞宇的“玄阴穿肠丹”之毒发作了,担心陈飞宇带毒比赛不公平,今天就早早的过来找吴哲要解药,打算解掉陈飞宇身上的“玄阴穿肠丹”之毒。

黄振兴和施未平对视一眼,把吴哲交待他们的话说了出来。

“跟别人去喝酒了?”

姜梦暗自皱眉,大清早的就去喝酒?

她一脸的狐疑,继续问道:“那他说去了什么地方没?”

黄振鑫敷衍道:“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最晚明天肯定就回来了。”

“那好吧。”

姜梦没得到确定的答案,也没要到解药,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打算去看看陈飞宇的情况,来天竹院后,只见空无一人,陈飞宇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陈飞宇身上还中着‘玄阴穿肠丹’之毒,这大清早的,他能跑去什么地方,真是胡闹!”

姜梦摇摇头,正转身向外面走去,突然眼前香风一闪,迎面只见红依菱走进了天竹院内。

“你也是来找陈飞宇的?”

两女异口同声的道,接着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尴尬。

尤其是红依菱,她今天起了个大早,特地梳妆打扮了一番,画着精致的淡妆,换了一身维尼熊牌子的韩式休闲长裙,和平时比起来,非但光彩照人,更多了几分知性高雅。

她原本想让陈飞宇眼前一亮,哪知道却被姜梦撞见了,顿时一阵心虚,俏脸更是火辣辣的。

还是姜梦最先调整过来,轻咳两声,道:“陈飞宇不在。”

“他去哪里了?”

红依菱傻眼道。

“这就不知道了。”

姜梦摇摇头,突然走到红依菱身边绕着她转了一圈,啧啧赞道:“打扮得这么光彩亮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见情郎呢,该不会你对陈飞宇有意思吧?”

红依菱俏脸又红了下,心虚之下抓着姜梦的胳膊连连撒娇道:“梦梦你就别拿我取笑了,陈飞宇不是中了‘玄音穿肠丹’的毒吗,我是来看看他现在处境怎么样了,咱们好歹也是中医世家的传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倒是梦梦你,这么早来找陈飞宇,又是为了什么?”

“我的目的跟你一样,而且我来这里之前,先去找了吴哲要解药,结果连吴哲也不见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听。”

姜梦摇摇头,道:“看来想帮陈飞宇都帮不上,算了,我还是回去继续看我的《伤寒杂病论》吧,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红依菱向后退了两步,嘻嘻笑道:“我就不回去了,难得来武家一趟,我要在这里好好转转。”

“那好吧,有什么事情记得跟我电话联系。”

姜梦说完后,就转身离去了。

红依菱眼珠滴溜溜一转,暗自沉吟:“陈飞宇不在天竹院,那他会去哪里呢?

对了,他是跟着彭文一起来的,说不定陈飞宇去了彭文那里,哼哼,陈飞宇啊陈飞宇,你注定逃不过本姑娘的手掌心。”

她精神一振,记得昨天彭文居住的地方并不远,快步走了过去。

来到彭文住处后,红依菱发现连彭文也不见了,顿时气得不轻:“死陈飞宇,臭陈飞宇,别让本姑娘逮到你,不然的话有你好看!”

说罢,她高跟鞋一脚踢开地面上的石子,气呼呼地离去了。

此时此刻,彭文正站在武家后花园里,看着不远处在凉亭上钓鱼的青年男子,他低头顺眉,一脸敬畏。

因为坐在凉亭里钓鱼的人,正是武家的二公子武洪杰!而在花园周围,还站着一些身穿黑色西装的武家子弟守在周围,看起来排面十足。

彭文自从来到雾隐山后,就一直心心念念怂恿武家的强者出山,让陈飞宇血洒雾隐山。

昨天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打听雾隐山的情况,得知武家二公子武洪杰为人最为仗义,算是武家高层之中,最容易接近的人。

思前想后下,彭文便花钱买通了武家一位弟子,一大早便把他引荐给了武洪杰,打算向武洪杰告知陈飞宇的事情,让武家出面对付陈飞宇,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只是来到后花园后,武洪杰一直掉钓鱼,彭文虽然心焦,却也不敢出声打扰。

片刻后,武洪杰把鱼竿随手一扔,一脸不爽道:“老头子非让我来钓鱼,说是磨磨我的性子,切,一点鸟用都没有,还不如让一个学生妹站在我面前脱衣服,看看我能忍到什么时候,这种练习方式绝对比钓鱼要强。”

说罢,武洪杰伸了个懒腰,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彭文。

他走下凉亭,穿过红色走廊,坐在了一张藤椅上,随手拿起旁边早就备好的热茶喝了口,这才打量了彭文一眼,道:“就是你要见我?”

彭文谄媚地道:“武少好,我是江关市彭家的彭文,我爷爷彭辰维曾来雾隐山求过药……”武洪杰挥挥手,皱眉道:“直接说重点,我听人说,你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而且还事关我们武家的生死存亡?”

“没错没错。”

彭文立即把陈飞宇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陈飞宇来雾隐山的目的绝对不单纯,说不定是为了武家某种珍贵物品而来,再加上陈飞宇实力强大,连两位‘半步传奇’强者联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一旦陈飞宇对武家图谋不轨,武家说不定会吃大亏,所以希望武少能先下手为强,请动山上的强者,把陈飞宇给宰了!”

武洪杰立即坐了起来,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狐疑道:“你说的陈飞宇,可是被安排在天竹院的人?”

“没错,就是他。”

武洪杰脸色寒了三分,道:“你说他实力强大,有三位‘半步传奇’强者死在他手上?”

“对对,这是我亲眼所见。”

武洪杰眉头皱了起来:“你还说陈飞宇要对我们武家不轨?”

“没错,陈飞宇此子狼子野心,他来武家居心不良!”

武洪杰眉宇间满是怒色,立即站了起来,高声道:“来人!”

哗啦啦一阵响,至少十个人围了过来。

彭文神色大喜,看来武洪杰要对陈飞宇采取行动了。

“给我往死里揍他!”

武洪杰一脚踹在彭文肚子上,把他踹飞出去,骂道:“特么的,大早上的就来寻本大少开心,还说陈飞宇能斩杀‘半步传奇’强者,靠,陈飞宇要真那么牛逼,本大少戒色三年!”

彭文完懵逼了,还没反应过来,周围十个人已经一拥而上,围着他揍了起来。

彭文哪里知道,昨晚武洪杰带人去天竹院,把吴哲错认为是陈飞宇,还将其暴揍了一顿,在武洪杰眼里,陈飞宇完不够格,现在他当着武洪杰的面说陈飞宇多么多么厉害,自然被武洪杰当成了骗子,以至于他受了无妄之灾。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