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计划,张不衣要在密县停留几天,等到后续的辎重部队到了以后,在跟着辎重部队一起回去。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保护辎重部队的部队可以休整几天,虽然不是部。

但是这么做也体现出了王不饿节约兵力,资源最大化,爱兵如子的精神。

嗯,这话不是王不饿说的。

也不是张不衣说的。

是陈铁山说的。

接下来几日,张不衣拉着陈铁山成了最亲密的男闺蜜,不断的旁敲侧问一些相关的专业知识。

原因他当然没有告诉陈铁山,不好意思,也拉不下那个脸。

好在自己水平够高,计谋够深,很顺利的从陈铁山口中套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内容。

而看着张不衣带着辎重队离开的身影,站在城门口的陈铁山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哎,公子为了提携张不衣,也是操碎了心呐!这个傻子,还真以为老子啥都不知道呢!”

没错,早在张不衣来到密县之前。

昨日是夏天明天是冬天

陈铁山就接到了王不饿的消息,有些话王不饿不适合告诉张不衣,那样显得自己太矫情,屁事也太多。

同样的话,让陈铁山去告诉他显然是更为合适不过的,而且效果会更好。

至于公子为什么选择自己,陈铁山当然是认为自己的水平不错,在这方面做得一直让公子很满意,所以才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

对,就是这样子的,要不然公子也不会让他最信任的张不衣来宣布自己晋升都尉的命令的。

陈铁山当然不知道,在王不饿的心中,陈铁山其实就是个有能力,有眼色,有培养价值的舔狗一枚。

当然,这话这么说出来肯定很伤人心,但看透事情的本质之后,就会觉得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机会就那么多,你不要有的是人要,说的好听点就是机灵,有眼色,会来事,但仔细想一下,不还是一样的嘛。

伤不伤人心,在于大佬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你若是真将他当个舔狗来看待,那肯定是要伤人心的。

但一个人若是有培养价值,还会察言观色,让自己心情愉悦,还不耽误正事,为什么选别人而不选他呢?

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而跟陈铁山几日深入的交流之后,张不衣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那些骚操作到底有多骚了。

也明白了王不饿为什么会让自己亲自走一趟,并且去套陈铁山的话了。

这是王不饿对自己不满的表现啊,但是又碍于打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情面,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所以才用这种办法告诉自己以后该怎么做。

夜深人静的夜晚。

‘啪!’

张不衣狠狠的给了自己一耳光。

“我就不是个人啊我,要不是跟不饿的关系在这,估计现在早就凉透了吧?”

张不衣想到了陈胜的那个老乡,那叫一个惨啊……

“还好公子念及旧情,不像陈胜那样薄情寡义,从今以后,每天我都要提醒自己一遍,以往那些错误绝对不能再犯了……”

张不衣此行总结了三点,想了想,还是决定从今天开始提醒自己。

“一,不丢公子的脸!二,给公子长点脸!三,公子最大!汪汪~~~”

“咦,奇怪了,我为什么要学狗叫呢?”

……

战情虽然紧急,但再急也不急这几天。

大战过后,部队也需要休整几日来缓解一下,同时也需要及时的处理一下战场。

毕竟王不饿是个有良知的人,当然不会吃干抹净提裤子走人。

七月份的天,热的就像是待在闷罐里玩运动竞技一样难受。

在这种温度下,尸体只需要两天就会散发出臭味,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快这一代便会爆发一场瘟疫。

在这个年代,瘟疫=死亡!

所以,王不饿发动了军,当日便开始打扫战场,敌军的尸体挖个大坑埋了就是,自己人的就挖个单人坑,整齐有序的排列着。

木制的墓碑不经用,就算刻上去的名字,也坚持不了太久。

所以王不饿让人将那些战死的士兵排列,然后记录下每个人下葬的顺序以及位置,这样等到将来可以为他们立碑。

矫情吗?

装吗?

虚伪吗?

任你怎么看,反正王不饿的手下,甚至包括那些俘虏,这会儿都是感动的老泪纵横。

试问千百年来,有谁可曾做到过?

又有谁曾经像王不饿这般在乎普通士卒的性命?

“公子,俺回来啦!”张不衣兴奋的回到王不饿身边,这一路上他都想飞回来,可惜没那个能力。

“嗯!”王不饿淡定的点着头。

“公子,俺看弟兄们训练热情很高啊,就连那些新兵都在拼了命的训练呢!”张不衣突然问道,这个他很好奇。

老兵倒是不意外,关键是新兵,这可不是受到恩惠,或者有期待的良家,而是刚刚打败的俘虏哎。

王不饿抬头看了眼张不衣,叹了口气。

老子特么有什么办法?

吹出去的牛逼,总得想办法做到吧?

骑虎难下的感受你体验过吗?

王不饿只不过是在为以前吹过的牛逼买单罢了,谁知道还收获了一大批人心,王不饿也是百思不得其姐。

那些影帝们那么奋力的表演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就这么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人你选好了吗?”王不饿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转而问道。

“好了,选好了!”张不衣连忙点头。

这次他算是明白了,这人怎么能让王不饿去选呢?

选谁不选谁,这不是得罪人的事情嘛?

先前自己也是猪油蒙了心的,竟然在这件事情上让公子难办。

这完违背了自己的行为准则第三条,公子最大原则嘛。

所以,哪怕张不衣现在还没选人呢,这个事情他也得接下来,得罪人的事情得咱来,决不能让公子来做。

当然了,这趟出门进修,张不衣学到的可不止这一点。

“公子,您有看中的人选吗?”

王不饿惊喜的看了眼张不衣,这个货有进步哎,这么快就学到了陈铁山为人准则的核心精神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本公子怎能顾此不顾彼呢,老弟兄情谊深,但也不能忽略了新弟兄的努力和情谊啊!”

张不衣努力的琢磨着王不饿话音里面的意思,他发现有点难,这跟努力没关系,但不影响自己做承诺,无非就是事后头疼嘛,公子最大,汪汪~~~

“公子请放心,明天俺就把名单交上来!”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