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月光透过窗纸照进屋里,薛铃点燃了窗台边的蜡烛,暖黄色的灯光洒满房间。

少女把端午放在客房的床上,看着这个已经睡了差不多半天的小和尚,怀疑他可能还要一直继续这样睡下去。

其实睡眠本身就是一种疗伤。

接下来,这个小和尚就要交给自己照顾了吗?

薛铃真的感到有点伤脑筋,不过有些事情既然答应了下来,那么就只能够无悔地坐下去。

以及这个小和尚还挺好看的?

之前一直锁定的视角几乎都在空悟身上,如今空悟高僧圆寂,才多少看到这个小和尚。

当然,从今天起,他就不再是小和尚了,而是端午。

只是不知道他苏醒之后究竟是什么光景?

而正在这个时候,客栈的门外响起了一声重重的击环声。

“当!”

碎花吊带裙小美女游乐园高清美拍图片

那人敲动客栈门外的门环,但是声音却悠悠回荡许久,几乎弥漫整个客栈,可以惊动所有还醒着的人。

薛铃看了一下天色,此时已经是子时了,怎么还会有人敲客栈的门。

不过这样想着归想,薛铃还是给小和尚盖上被子,然后自己下楼。

院子里正看到方别也在想着客栈大厅走去,薛铃紧赶两步,来到方别身边:“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不是营业时间了,怎么还会有人敲门?

并且看手法,内力相当不错。

正在这个时候,第二声击环也随之响起。

“当!”

“不知道,所以去看一下。”方别冷清说道:“端午藏好了?”

“我把他放在客房了。”薛铃说道。

“好的,头发待会再剪。”方别这样说着,自己打开了大厅的门,从怀中取出火折子吹亮,点燃大厅中的油灯。

“这位客官,我们已经打烊了。”方别静静隔着门板对着外面的人说道。

“我有急事需要入住。”说话的是一个清脆好听的年轻女子声音,不过当那声音响起的时候,方别和薛铃对望了一眼。

因为这个声音非常熟悉,准确来说,他们昨天,不对,是前天刚刚听过这个人的声音。

是宁夏。

那个自称宁夏的西域妖女。

“您可以去找别的客栈。”方别静静说道。

“这里是我找的最后一个客栈。”宁夏在门外如是说道。

薛铃瞬间有种被狼堵窝里的错觉。

“那我们现在也不收,客满了。”方别淡淡说道。

“一个房间一晚一两银子。”宁夏接着说道。

薛铃拼命给方别摇手,希望他不要引狼入室。

但是方别却笑了笑:“成交。”

这样说着,方别抬手取下门上的横板,打开了客栈的大门。

但是打开那一瞬间,连方别都感觉自己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了。

是的,连方别都没有想象到,自己面前竟然站了两个人。

一个人当然是宁夏,这位大小姐穿着厚厚的白色狐裘,五官精致柔美,蜜色的肌肤细腻动人,浅栗色的长发微微卷曲,是标准的异国美人风范。

而在她身边,却靠着一个浑身精瘦的黑肤少年,方别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不是那堪称混世魔王的黑天魔功大成者黑无?

但是方别只愣了那么一瞬间,随即伸手:“两位店里请,现在没有什么热饭,不过可以给两位下两碗面条。”

宁夏看着方别脸上的那一条黑布:“瞎子?”

方别静静点了点头。

宁夏笑了笑:“厉害。”

“我不要什么面条,你们店里还有肉吗?生的熟的都行,先给我送三十斤上来,同样,一斤一两银子。”宁夏这样说着,从怀中取出一锭金子出来,金子上面约莫还带着她的体温。

大周朝一两黄金大约折合五两白银,不过黄金相对稀少,其实去金店兑换的话,可能会五两白银朝上,宁夏这一锭金子,怎么看也有**两重,那么至少就是五十两白银,不得不说这个妖女真的是挥金如土的风范。

方别接过黄金,在手里掂了掂重量,摸着那尚且温热的金子,心想还是不咬了吧。

于是伸手把黄金递给薛铃:“你看下真假,顺便去给这位顾客切肉。”

这样说着,他望向宁夏:“我给贵客领路,只是不知道你是要一间客房,还是两间?”

宁夏笑了笑,伸出手来,要来揉方别的头发。

方别一动不动,让她将自己的头发揉乱。

“长得真好看呢,今晚有没有兴趣来一起睡?”宁夏笑着说道。

薛铃吓得要死,她从来没有想过敢这样占方别的便宜。

以及薛铃很怕方别不由分出一掌拍死宁夏。

宁夏是很厉害,但是再厉害应该也厉害不过方别?

不过宁夏身边靠着那半睡不醒的黑无,就算是方别,恐怕也要斟酌出手吧。

毕竟黑无是能够和空悟高僧扳手腕有来有回的人。

“可以,不过要给钱。”方别静静说道。

宁夏哈哈大笑:“可惜你是个瞎子,一般情况下,都是别人给我钱。”

“如果看不到的话,美丑应该都一个样。”方别静静说道:“我喜欢胖一点的女人,这样舒服,你听起来太瘦了。”

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听起来太瘦这个说法。

宁夏笑了笑:“谢谢夸奖。”

毕竟女人被夸很瘦,还是会高兴的。

“好了,那我们上去。”方别转身,同时向薛铃丢下一句话:“林雪,你去给顾客切肉,黄牛肉可以吗?”

在宁夏答应着的时候,薛铃看着方别带头,带着宁夏以及半睡不醒的黑无上楼去了。

少女感觉这个世界都乱套了。

以及手里的金锭,真的沉甸甸的。

薛铃拿起金锭在鼻子下面嗅了嗅。

脂粉气很淡,但是却有一股很奇怪又好闻的香气。

“哼。”薛铃从鼻子中发出轻蔑的冷哼。

然后向着厨房一步两步走去。

是的,别的都好说,这肉还是真的要切的。

以及整整三十斤黄牛肉,这女人就算是纯饭桶,也吃不了那么多吧。

或者说——这肉其实是让黑无吃得?

薛铃摇摇头,将那锭黄金收入怀中,尽管很嫌弃,但是少女已经在客栈当了几个月的厨娘了。

深深知道——这个世界钱究竟有多难挣。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