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大多数游戏,都是需要投币。丁乙看到傀儡乐园的工作人员,打开一个个机器,从里面取出满登登的一盒盒铜板,银元,丁乙粗略算了一下,单单一台最不起眼的扳手腕机器,一个小时,就有五十枚铜板的进账。

丁乙对经营这个傀儡乐园的老板,愈发来了兴趣。

其实丁乙自己也有,开一个游艺场的念头,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还没有实施,竟然有人走到了他的前面。

蒋中原到换零钱的窗口,换了一大堆铜板和银元回来。丁乙暂时打消了,和这边的老板见面的念头,他带着孟蝉,四处玩耍。

来游艺场的,主要是凡人,很多机器只需投铜板,就可以玩。逐渐富裕起来的凡人,他们的消费实力,其实也是非常可观的。

不过在傀儡乐园里面,丁乙还是见到了,好几个修真者。修真者都比较有钱,这些修真者似乎并不想和凡人聚在一起玩,他们玩的游戏,也要高端一些,比如射击类游戏。

在游艺场中,一发普通的子弹,就要一枚银元,随随便便一两个单位的子弹,大几枚的龙元就没了。不过即便如此,玩射击游戏的修真者,还是有不少。

丁乙注意到,游艺场里面,还有好几个冒险者,这些人身上佩戴着冒险者公会的勋章,一个个显得桀骜不驯。

冒险者玩的游戏,有些危险,游艺场里面有好些危险的闯关游戏,和竞技游戏。这些冒险者实力强大,精力旺盛,偏偏他们还非常有钱,此间的老板,连冒险者都考虑进去了,看来这个傀儡乐园的老板,叫卫审之的家伙,还真的有些不凡呢。

傀儡乐园,作为一个休闲娱乐场所,好玩的东西,真不少。有很多游戏,丁乙很想去尝试一番。只不过,当丁乙看到大排长龙的队伍,他不得不放弃了。

来傀儡乐园,丁乙只想好好陪孟蝉游玩。

因此只要是孟蝉感兴趣的游戏,丁乙总是会捺住性子,哪怕是排队,他也是心甘情愿。

呆萌16岁美少女早安摄影图片

孟蝉也不是自私的人,虽然她对一些游戏,非常感兴趣,不过见到排队的人,实在是太多,她果断的打消了念头,尽量选择人少的游戏,像什么参观幽冥洞之类的。

大家不知不觉,还是避开了人多的凡人区域,往高端玩家的区域走了过去。

“几位可是要参加通天塔竞赛?这边已经有了三支参赛的队伍,你们也不要也组队参加呢?”一个穿着机甲的修士,走了过来,向丁乙他们发出了邀请。

地底通道,就是冒险者口中的‘通天塔’。傀儡乐园不在天外天,当然不会存在地底通道。这个所谓的‘通天塔竞赛’实际上,就是在一个迷宫一样的地宫里,角逐竞技。

如果是其他游戏,丁乙和孟蝉,还会有点兴趣,偏偏是这种游戏,丁乙和孟蝉,摇了摇头。

没走几步,又有一个彩弹射击的比赛,有一队副武装的修真者,向丁乙他们发出了邀请,丁乙同样再度拒绝了。

再前面,是战傀竞技场,这个带一点赌博性质。参加战傀比赛的,除了要缴纳价格不菲的入场券,还可以进行,各种投注。

小世界的傀儡术,还是丁乙传下来的,可以说,他是小世界傀儡术的祖师爷。

他和孟蝉的储物法宝里面,各有一具战狗傀儡,这可是真正的元级傀儡,拿战狗傀儡,去和其他人比赛么?那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即便是用次一级的终结者参赛,那也是胜之不武。

不过丁乙和孟蝉,还是对这个战傀竞技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傀儡道是小世界的显学,相对而言,天外天,因为普及教育早,傀儡术在天外天的发展,时间上要比天龙国多三四年。因此不论是傀儡师还是傀儡,天外天都要比国内强很多。

先前,天龙国出现一个程潇,就已经让丁乙感到非常意外了,再后来,丁乙更是收下了赵侗这个弟子。这充分说明,天龙国内,藏龙卧虎,还是有不少人才的。

这里会不会,有让自己眼睛一亮的天才,出现呢?丁乙不禁有些期待起来。

丁乙注意到了,入场券上面的细则,原来他们手中的入场券,还可以参加抽奖活动,看来这个卫审之,商业头脑,不是一般的好。

下午有五场比赛,丁乙他们因为进场时间晚了点,前两场比赛没有见到。

丁乙他们进场的时候,第三场比赛,正在进行。

竞技场可以容纳五千人,丁乙目测,现场的上座率,大概达到了七成。找到自己的座位,还没坐下,八百平米的赛场上,已经分出了胜负。一具外形像螳螂的,三米高傀儡,眼花缭乱的,将一具人形傀儡,正五马分尸一般,肢解得七零八落。

“卡塔,卡塔……”观众席上,传来了阵阵欢呼声。

吕品回、蒋中原,还有黄杨两位记者,对傀儡术,算是门外汉,他们进来的时间,有点晚,只看到了结尾。

“许回,依你看,这只螳螂傀儡如何?”吕品回问丁乙道。

“还算可以,这具傀儡的物理攻击,还算强大,动作也非常灵活,近身战,具有一定优势,它的实力,应该在灵级中阶,到灵级高阶之间。”

丁乙向吕品回介绍道。

丁乙他们还是第一次,来这个竞技场观看比赛,还不清楚竞技场的规矩。这时只见有工作人员,正协助螳螂傀儡的主人,收拾散落一地的人形傀儡零件。丁乙询问了观众席上,穿黄色马甲的工作人员,这才得知,原来这是竞技场的规矩,这具人形傀儡,是螳螂傀儡主人的战利品。

丁乙打量了一番,那个观众呼喊‘卡塔’的傀儡师,这是一个年级在三十岁左右的修真者。这个人身上有七级冒险者公会的勋章,丁乙怀疑这个傀儡师,以前多半是在天外天,从事探险的冒险者。

一具灵级傀儡,普通的都要好几百龙元。高档货,价格更是惊人,像这种竞技比赛的战傀,即便是肢解成零件,起码也值一两百龙元。

收拾完了场上的零组件,赛场上进入了,组织方与观众的互动环节。一位迷人的女修,充当司仪。她请出了方才的获胜者卡塔,由他抽取场上的两位幸运观众。这两位幸运观众,他们的奖品,将是一个月的免费入场券。

好巧不巧,其中的一位幸运观众,正好就是吕品回。

吕品回在小世界,认识他的人不少,他被抽中,站起身来,很快就被人认了出来。

卡塔抽中了吕品回,女司仪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傀儡乐园建成还没多久,现在正是打响知名度的阶段。

国内的有钱人,一窝蜂的去了天外天,来傀儡乐园的修真者和冒险者,还不算很多。傀儡乐园设定赚钱的,主要客户群,其实就是那些天外天的有钱人。有吕品回这个名人的广告效应,这可比花钱打广告,划算多了。女司仪眼睛里有了神采。

“一向只知道吕老师对吃的有研究,想不到您还对傀儡术感兴趣,吕老师,您跟我们现场观众说实话,您觉得傀儡乐园,怎么样?”女司仪隔空问吕品回道。

吕品回道:“大开眼界,你们搞的这个傀儡乐园,非常不错。”

女司仪又问吕品回,他是怎样来傀儡乐园的。吕品回回答是跟朋友一起来的。

想来吕品回的朋友,应该也不是凡人,这个已经具备一点现代化的场馆,一束射灯,打了下来,照在了丁乙他们身上。

丁乙和孟蝉经过了易容,他们原本也没有多想,不过他们还是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食神事件’还在发酵当中。尤其是金龙城,有好几千位市民,去赵家菜馆打卡,同时蒋中原在万西亭离开后,作为龙蟠菜的掌旗人,他在龙蟠地区,也小有名气。

现在不比以往,灵网这么发达。当代食神带着吕品回,蒋中原,离开了金龙城的消息,早就传开了。这时,众人看到了吕品回,又看到了蒋中原,黄杨两位记者也很好区分,只剩下了丁乙和孟蝉,显得非常突兀。

观众席上,已经有人再喊食神了,女司仪笑靥如花,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连忙盛情邀请他们一行人来到场上。

“敢问吕老师,这位小兄弟,就是当代食神对吗?”女司仪非常狡猾,她询问吕品回道。

没有得到丁乙的提示,吕品回一时间,有些踌躇,而他的这个反应,再度印证了,丁乙就是当代食神,女司仪快活得,恨不能仰天长啸。

面对女司仪的邀请,丁乙有些无奈,只好带着孟蝉他们来到了场上。

而战傀竞技场这边,傀儡乐园得当家人卫审之,也匆匆赶了过来。

食神只是一个雅号,并没有官方的证明。不过,由小世界最有名的美食家红口白牙吕品回,亲自评判出的食神,在小世界还是非常荣耀的。要知道,红口白牙吕品回,为了寻找食神,已经在小世界,寻寻觅觅找了四十年。

丁乙装扮的人物形象,非常普通,显现的修为,只有灵级中阶。不过,居移气,养移体,他和孟蝉,虽然衣着、相貌,非常普通,但是举手投足间,与一般的修士,还是有些许不同。

关键是蒋中原和黄杨两位记者,他们的狗腿模样,愈发证明了,丁乙和孟蝉的不凡。

“想不到当代食神,如此年轻,当真是后生可畏。”卫审之忍不住赞道。

丁乙一路过来,他也一直在观察,这个傀儡乐园的主人。

卫审之,年纪大概在三四十岁上下,额头饱满,面白无须,相貌古朴,眼睛极有神采,仿佛能洞明世情,看透人心。

“卫先生说笑了,在下只是一个伙夫,当不得卫先生赞许。”丁乙缓缓说道。

卫审之眼睛望着丁乙,他的神识,其实在观察,丁乙其他的同伴,尤其是孟蝉和吕品回。

能够让红口白牙服膺的青年才俊,他的女伴,守静彻冗,如韬光韫玉,显然这一位也不是常人。虽然这两位修为不高 ,但是卫审之,还是给了两人很高的评价。

这对璧人,绝非俗流!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