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娶南娇娇?”

前院书房,窗明几净。

萧弈倨坐在紫檀木圈椅上,正把玩猫眼石鎏金戒指。

对面,程太守正在吃茶。

这儒雅风度的中年人轻抚茶盏,脸上露出标准的父母官笑容:“是,迎娶南五姑娘。昨夜二郎回府,把南胭的事情说了一遍。本官琢磨着,南胭不孝又虚荣,不堪为程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