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宫家的第一任家主,她的确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女性。

按照规矩,她带着十足的耐心,一一跪拜着。

直到,最后一任。

那是个十分美丽的妇人,大约只有二十多岁。

虽然有些过分的消瘦,却无损那女子的美丽。

林梦雅忽然间心头一动,伸出手来,细细的抚摸着玉棺。

她看到玉棺外面的灵位上写着——宫家第十代家主,宫玉沙。

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眶。

她不可置信的摩挲着玉棺,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龙天昱心疼坏了,一把把人拥入怀中。

“怎么了?”

“她是,她是我的母亲!”

清纯校花mm清新校服写真俏皮可爱

上官晴,字玉沙,也就是纯洁的雪花。

父亲说,母亲出生于雪后初晴的那一刻,所以,外祖才会给她取这个名字。

龙天昱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他精神的看了一眼玉棺里的人,果然,那张脸,足足跟她有七八分的相似。

“怪不得,所有人都说,你长得很像你的母亲。”

被他像是抱着小孩一样,抱在怀中轻声的哄着,林梦雅抽动了一下鼻子,目光恋恋不舍的看向了玉棺内的母亲。

“我之前怀疑可能母亲是诈死,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只是,她还是没能逃过英年早逝的命运。”

说着,她又忍不住悲从中来。

玉棺内的女人,是十月怀胎,费尽千辛万苦,才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的生身之母。

纵然她抛下了自己,但林梦雅却时时刻刻,能感受到母亲对自己的爱。

她们的母亲缘分如此的浅薄,短到是有十个月的血脉相连。

但她一步步走来,却处处能感觉到,母亲当时的用心良苦。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如果不是危机随时能够降临到自己母亲的身上,谁又愿意,承受这骨肉分离的苦痛呢?

如今她当了母亲之后,才更加理解这种感觉。

当初宁儿失踪,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像是被生生的挖掉一块肉去。

母亲这么做,一定经过了不少的挣扎,承担了不少的痛楚吧。

她瘫在龙天昱的怀中,柔柔的看着母亲的棺椁。

“母亲,这是龙天昱,是我的丈夫。我们两个现在很幸福,也有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宝宝。一个叫墨言,一个叫宁儿。他们都很乖很聪明,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带他们来看你的。”

她轻声说道。

龙天昱也对岳母的态度,放得极为尊重。

郑重其事的行了晚辈大礼之后,才认真严肃的开口。

“岳母在上,我与雅儿情投意合,是上辈子注定了的缘分。您放心,我会一辈子爱她重她,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他的诺言,重逾千斤。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头,一块压着她多年大石头,终于被搬走了。

尽管家里人从未怪罪于她,但她还是自责,总觉得是自己的降生,是母亲用自己的死亡换来的。

她内疚于让父亲痛失爱侣,让哥哥幼年丧母。

她最怕的,还是母亲后悔把她带到人世。

但后来,母亲生前所做的一切,则是一点一滴,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

母亲是爱她的,所以苦心为她布置未来。

而现在,她唯一的遗憾,也

终于圆满了。

她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靠在玉棺上,她像是一个小女孩般,跟母亲说一些悄悄话。

龙天昱默默的退到一边。

这是她们母女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相聚,他又怎么忍心打扰?

纵然玉棺里的母亲不能回话,可林梦雅还是觉得,母亲仿佛就在她的身边。

在她看不到的那个地方,微笑着听着她的话。

“妈妈,我真的很爱他。”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龙天昱。

后者则是笔直的站在一旁,像是一个最忠诚的守护者。

她甜蜜一笑,可话却大胆而直白。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爱一个人。你说,我们之间的缘分,是不是老天爷注定的呢?”

她嘟着嘴,然后肯定的点点头。

“没错!不然,我怎么谁都不嫁,偏偏只嫁了他呢?”

那人的目光撒过来。

纵然知道他绝对不可能听到自己的低语,但林梦雅还是有些不自在。

她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母亲,却看到母亲交叠的双手间,居然握着一个小小的圆筒。

她看了看周围,发现其他的几个家主,部都没有。

而妈妈的姿势,更像是握着,而并非是掩盖。

看着那小圆筒上的花纹,她忽然间觉得很熟悉。

这不是族纹么?

但到底是母亲,她不敢轻易搅扰亡灵。

只得挥了挥手,把龙天昱给叫了过来。

“你看,这东西你可曾见过?”

指着母亲手中的小圆筒,她问道。

龙天昱也是迟疑着摇了摇头,跟她一样,看过了前面的几座玉棺。

却发现其他九座,居然都没有!

龙天昱细心的检查了一圈,很快,就得出了一个令他们两个,都有些意外的结论。

“岳母的玉棺,好像并没有完封死。”

“难道,是工匠的疏忽?”

但龙天昱看了看,却摇了摇头。

“我觉得不像。你看母亲的发冠、衣衫,没有一丝凌乱。如果当时是仓促下葬,所以才让工匠没有封死棺椁的话,那母亲应该不会如此整洁。”

“那是”

龙天昱看着他,语气里有些不忍。

“也许,母亲是想着有人,能再度打开这个玉棺吧。”

这个推断,让林梦雅有些左右为难。

但母亲是个聪明又谨慎的人。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死后,有如此大的疏忽?

而且当时,宫家人并不知道母亲的存在,那位第九代的家主,正是她的外祖母。

这样隐秘的布置好这一切,林梦雅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巧合。

“好。妈妈,如果你泉下有知,一定不要怪罪他,都是我的错。”

但龙天昱却揽住了她,语气轻松的说道:“都说丈母娘看女婿会越看越喜欢,放心吧,母亲不会怪罪我们的。”

林梦雅闻言,却翻了个白眼,闲闲道:“好啊,那让你丈母娘,把你带走好不好?”

龙天昱却笑得更灿烂了,捏了捏她娇嫩的脸蛋。

“我是不在乎的,毕竟母亲那里也是需要人照顾。不过,母亲可不舍得你变成寡妇,一个人孤苦伶

仃的。”

最终,她还是给了他一拐子。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在长辈们的面前说这种话,有些脸皮发烧。

龙天昱也不再逗她了。

而是让她退到身后,自己试了试玉棺的重量。

还好,没有被封死的玉棺并没有多沉。

她双手抱住盖子,猛地一发力,玉棺的盖子,居然真的被他给拽了下来。

林梦雅看到打开了一半后,猛地上前。

她颤抖着手,摸了摸母亲的脸,最后,握住了母亲的手。

“妈妈,谢谢您。”

她心里默默的感谢,然后小心翼翼的,抽走了那个小圆筒。

那是个青铜铸就的物件,摆在手里头,看着倒像是一节小竹节。

她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流连的握着母亲冰冷却柔软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没有尸臭,之后淡淡的梅花香气。

她想了想,还是拿出了一直,藏在身上的一个小物件。

“这里面,是我还有他,已经我们两个宝宝的头发。妈妈,以后,就让它们陪着您吧。”

她放在母亲的枕边,又替母亲整理了一下长发后,缓缓退开。

龙天昱又是一发力合上了玉棺。

但这一次,却听到“咔嚓咔嚓”几声。

他们有些微微惊讶,最后,还是龙天昱看出了其中的玄机。

“玉棺,被彻底封死了。”

这下,倒是更加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母亲,绝对是有意不封死玉棺的。

她靠在母亲的玉棺前,只觉得心窝里,满是对母亲的思念。

“我们以后,一年来一次好不好?”

龙天昱抓住了她的手,柔声安抚。

“不管是来几次都行,下次,我们带那两个臭小子过来。”

“嗯!”

她也会带来哥哥跟父亲,让他们真正的一家团圆!

从母亲玉棺内取出来的小圆筒,上面封着的火漆完好无损。

龙天昱小心翼翼的把火漆除掉,然后,确定毫无危险后,才交给了她。

她顺着其中的一头一推,立刻推出来一个小小的盒子。

里面,有一张看起来像是皮革做成的小方块。

她拿出来,细心的展开。

然后,才发现,那竟然是一封信。

“梦雅吾儿。”

开头,便是写给她的。

龙天昱放她一个人看完了整封信,而林梦雅也足足认认真真的看了三遍后,这才把羊皮信纸递给龙天昱。

后者也是小心翼翼,但他看得显然比林梦雅更加仔细。

只是越看,他们两个的心,就越沉下去。

因为,他们终于得知了宫家的真相。

信的前半段,是上官晴作为一个母亲,对林梦雅这个刚出生就不得不被她留在晋国的女儿的思念。

里面的话,温柔慈爱,却也带着深沉的愧疚。

但是,下面的那些文字,却让他们两个,不得不更加重视起来。

“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

龙天昱看完,只觉得心头有些一直弄不清楚的事情,终于豁然开朗。

只是,他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却又多了几分担忧。

Tagged :